• 辽足87一代 离散后打响自我的证明之战`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4-26 21:04 | 作者:admin | 来源:网络整理 | 123 次

    《足球》版面图

    中国足球圈有句老话,“当辽宁足球和广东足球发展起来的时候,中国足球也就发展起来了。”无论时代如何变迁,这样的说法都在不同阶段得到印证。但是相比于广东足球,经济环境十分不佳的辽宁足球,其辉煌历史有着鲜明的时代特点。从上世纪80年代末的“十连冠”,到90年代末的“99辽小虎”,再到十年之后叱咤中国足坛的毅腾“1987一代”,辽宁足球人才辈出。然而在职业化之后,无论是哪一批球员,似乎都逃不过被拆散的结局。这其中,87一代的离散最近成为话题。

    一次改变命运的决定

    大连东北路小学,因为培养了多名国脚,在足球界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:“中国足球的黄埔军校”,而本世纪初的大连毅腾,则是这家“黄埔军校”的一个重要出口,诸多在东北路接受足球启蒙和半职业化训练的小队员,都选择加入大连铁路足球俱乐部也就是之后的大连毅腾继续深造,于汉超、杨善平和丁捷等等一批1987年出生的孩子,也是一样,加入大连毅腾,师从大连足球青训名教头,程显飞。

    由于1987这一批孩子的天赋较好,且训练认真能够吃苦,因此被当时的毅腾当成是大连足球的未来之星去培养。提起这一拨1987、88年龄段的球员,比他们小一拨的89年龄段的孙世林,曾有这样的回忆:“当时连我们的训练都不在一起,他们的训练场在坡上边,我们的在下边,我们是看着人家在训练。那支球队出去打比赛,一踢就是全国冠军。”可见,这一批球员在当时毅腾小球员的眼中,就已经是带着光环。但是让这一批球员没有想到的是,改变他们命运的,是一个叫张曙光的人。

    2003年年底,当时还是辽足俱乐部执行董事的张曙光,做出了一个关系到辽足血脉发展的决定:辽足俱乐部将整体从大连毅腾收购一批梯队球员,作为辽宁队的后备力量。而这批队员,便是拥有于汉超、杨旭、杨善平和戴琳等人的毅腾1987、88年龄段。直到现在,杨善平还记得他们坐火车从大连赶往沈阳的场景:“我们那时才16岁啊,都是小队员呢,之前一直在大连训练比赛,一下子要去辽宁队了,当时心里是又喜又不知道将来是什么样。我就记得当时我们每个人都拎着个大包,里面全是衣服和鞋,一路上就在火车里互相打闹。”当时来到辽足的共有十多个人,至于辽足俱乐部为此付出的费用,有说180万的,有说280万的,无论哪种说法,现在来看都是极其实惠。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,1987、88年龄段的这批队员纷纷崭露头角,他们的竞技状态和能力不仅让辽宁队的教练惊讶,同时也在征服着辽宁的球迷。最后上调到辽足一线队的队员共有9名,分别是:于汉超、杨旭、杨善平、丁捷、肖震、曲晓辉、崔凯、姜海和戴琳。或许连张曙光本人都没有想到,他给辽宁足球留下的,远非一支梯队那么简单。

    光屁股长大的队友

    然而,对于当时的辽足来说,仍有些许遗憾,因为在购进这批队员时,辽宁队本有希望将守门员王大雷一起买到辽宁队,但当时的毅腾将王大雷单独标价,十几名球员总价两百多万,而王大雷一个人的身价在2003年就达到了100万,最终手头拮据的辽宁队并未再拿出这100万,也就失去了买入王大雷的机会,这或许该是这一批球员之外,辽宁队的最大遗憾了。

    从东北路小学到大连毅腾,这批球员可以说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,从小一起练球,一起生活,一起到辽宁队又一起打上联赛,感情并非外人所能理解。“我记得,当时我们这些人,要是谁手里有几百块钱,那大家都一块花。”杨善平回忆。而在随后的联赛中,这样的感情也得到印证,憨厚老实的杨旭在比赛中很难恼怒,然而一旦他遭到对手的野蛮侵犯,第一个冲上去理论的,必定是于汉超和杨善平这些队友。

    来到辽宁队,对他们是一个全新的考验,然而谁也没有料到,这些初出茅庐的孩子,在来到辽宁队的第二年便打上了中超。从2005年开始,丁捷、于汉超、杨善平、杨旭、戴琳开始在中超亮相,不过前半赛季,他们只是在非关键场次亮相,感受中超氛围的同时寻找比赛节奏,不过在这一年的下半年,他们的出场时间越来越多。此后,肖震、姜海、曲晓辉、崔凯也纷纷出场,成了辽足在当时最为倚重的年轻力量。于汉超是最早在一线队打上主力的球员,因为其快速的突破和灵巧的技术,被辽宁队的教练一度誉为明日之星。其实于汉超小时候就非常灵巧,且个人聪明,因此队友给他起了个绰号叫“猴子”,但是为了练就这一身好技术,于汉超也吃了不少的苦头。和于汉超一起在东北路小学的王大雷,就曾说起过这样一件事情:“猴子他爸小时候为了帮他练好技术,每天训练结束后,都会带着他去加练,那会儿也没有竹竿或者标志桶之类的,他爸就在地上摆几个砖头让他练过人,他的技术全是那时候练出来的。”而且为了让于汉超练好足球,于汉超的父亲对他也是非常的严厉,于汉超对此印象也非常深刻,“从踢球那天起我爸就对我非常严格,严格到什么程度?别的小孩儿都开始怕他了,老问我‘你爸今天还来不?’一是因为我小时候特别淘气,二是踢不好球就会得到严厉的教训。”这些过往,现在来看都是甜蜜的回忆,以至于于汉超和杨善平如今谈起这些回忆,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。

    双子星也有过坎坷

  • 相关内容